案例

讓我們先看看這個例子:

點擊下圖按鈕切換圖片,以觀看案例。

>

近年來,掠奪性(predatory)或有問題(questionable)的期刊越來越多。這些期刊打著開放近用出版(open access publishing)的理念與經營模式,四處邀請學者將學術論文投稿至他們的期刊,以便收取論文處理費(Article Processing Charges, APCs)。

這些期刊通常多聲稱有很好的編輯委員及同儕審查制度,但其實「賺錢」才是他們最主要的考量。截至2015年,至少有8000本掠奪性期刊正在營運中(Shen & Björk,2015)。

▶ 延伸閱讀

開放近用(Open Access, OA)運動的興起

近年來學界開始思考現行的「研究成果的發表與出版」流程。一般來說,研究者大都由公部門(如科技部)或私部門(如公司或民間團體)支助研究經費,所做出來的研究成果,除了另有約定外,大多會投稿到期刊,作為最終的發表。

許多期刊的出版商(尤其是大型的出版商),都會在文稿被接受並即將排版刊登前,要求研究者將著作財產權簽給出版商,最後大學或研究機構再訂閱這些期刊,供所屬的研究者閱讀。

這種傳統的出版流程有二個主要問題。

一是學界質疑為何人類知識的結晶要被出版商壟斷,況且出版商並沒有支助研究所需資源,這形同是向出版商把自家學者的研究成果再買回來,且使用權限只限定該機構的使用者。這種情況讓有些非機構內的研究者(尤其是開發中國家的研究者)、政策擬定者,和一般民眾,無法取得學界的研究成果,進而大幅限制了成果的流傳,與被進一步參考和應用的機會。

第二個問題是,近年出版商所提出的期刊訂購價格(不論是紙本或電子)越來越高,開始讓有些大學或研究機構覺得不堪負荷。

有鑑於傳統出版模式的問題,「開放近用」運動遂逐漸興起,並提供了一種新的研究成果散布方式。

OA運動的主要訴求,是讓全世界的人,只要有電腦可以上網,就可以自由、免費的取得學術研究的成果。OA運動分為二類:

一是稱為Gold OA publishing,即出版商直接讓期刊文章、書籍、研究成果在出版時,就開放給所有人免費取用;出版費用由研究者(作者)支付,以支持稿件處理、網路刊登、學術出版機制的費用。

第二種稱為Green OA (又稱為self-archiving),意指出版商的政策中,可以保留讓作者將作品自我典藏於機構或個人網站的空間。對研究者(作者)來說,他們可以拿自己經過同儕審查的作品,在出版商規定的一段特定時間後,放在某個開放的資料庫(例如服務機構的機構典藏)或個人網站中。

OA運動雖然立意甚佳,但進展緩慢,現在只有小部分頂尖期刊屬於OA期刊(Roehrig, Soper, Cox, & Colvin, 2018)。再加上許多掠奪性期刊打著OA出版的名號,實際上卻濫用其理念,向研究者(作者)索取高額的出版費用,已對學界造成不小的困擾。